卧室渗水,几十年的老邻居闹翻了。87岁老法官一招搞定

广州新闻新闻 / 来源:快资讯 发布日期:2021-10-14 07:51:19 热度:5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卧室渗水,几十年的老邻居闹翻了。87岁老法官一招搞定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gzytmall.com/123640-1.html

本文来源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联系我们删除。

10月11日早上8点,87岁的郭昌金坐上了开往建德桥北老城区的4路公交车。25分钟后,公交车在府东社区附近靠站。穿着运动鞋和平整的白衬衫,胸前佩戴着党徽,精神矍铄的郭老走在上坡路上,步子稳稳当当。

“又轮到老郭同志当‘法官’啦!今天还是来那么早啊?”有居民买完早点回来遇到郭老,赶忙打招呼。郭老眯眼笑着,朝大家挥挥手。

郭老是建德市人民法院民事庭的退休老庭长,府东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门口的这条路,他已经走了几十年,老街坊们习惯喊他“老郭同志”或者“郭庭长”。



▲郭昌金(中)与张桂好(右)路遇另一位“老法官”,相视而笑

搬了新家之后,每隔一个月“逢十”的日子,郭老还是会和老街坊们碰面——那些日子,他又要做“法官”了。

社区里的“老娘舅”

一副老花镜、一本工作笔记、一个蓝手袋、一件红马甲,再摆上一块“法律咨询服务”的牌子,郭老一天的工作开始了。

府东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的“老法官工作室”里,郭老乐呵呵地坐着:“我现在不是法官咯,手上没有法槌,我是‘老娘舅’了。”

当天上午9点多,蔡芳和刘红梅(均系化名)走进工作室,郭老照例先给他们倒了茶水。“郭庭长,我们今天来是希望你再给我们调解调解。”蔡芳急着开口,“因为空调漏水的事情,我们两家几个月没好好说话了。”

蔡芳和刘红梅住上下楼,今年夏天,刘红梅发现自家卧室南面墙的墙角渗水,检查后才知道是楼上蔡芳家的空调水管滴水造成的。“我要求她家赔我5000元修理费,她不肯。”刘红梅语气里仍有不快。

蔡芳也不高兴了:“郭庭长,我去她家看过,渗水还不到1平方米,修理师傅都说修修不用那么多钱。”

空气中有点火药味了,但郭老依然不紧不慢。这不是两户人家第一次来咨询了,郭老翻出了一个月前两人的咨询记录。“房子我们也去看过,渗水面积确实不大。现在空调管道也换了,大家几十年邻居,为这个事情闹翻,犯不着。”

郭老给两人添了茶水,继续说,“情理要讲,法理更要讲,空调水导致他人墙面渗水属于侵权,有责任赔偿,但赔偿数额要从实际出发。你们再喝口水,慢慢谈。”

先说法,再讲理,最后谈一谈邻里感情,郭老调解了大约20分钟,蔡芳主动站起来,向刘红梅伸出了手:“刘大姐,这个事情确实是我不对,我愿意赔偿,我们也不要再闹别扭了。”

刘红梅一把握住蔡芳的手:“郭庭长说了,凡事讲法律,那就按实际修理的金额赔偿吧。大家还是好邻居。”

这就是“老法官工作室”里很平常的一幕,几乎每个服务日都会发生。



“老有所为”的约定

要讲“老法官工作室”的故事,就得从它的前身法律咨询服务站说起。

1996年,郭老正式从法院退休,作为资历深厚的老庭长,立即受到了当地众多律所的青睐。“做了律师才发现,好多事情在法院是遇不到的。”郭老说,当时,当地居民的法律意识普遍较淡薄,经常有人拿着各种事情给他出难题,“社区普法活动也不多,很多人来咨询时对法律一无所知,开口就说官司必须要赢。”

2004年,郭老被府东社区推选为老年协会会长,他提议在社区设立一个法律咨询服务站。很快,1名退休老法官和2名退休老公安报了名。郭老辞去了薪酬不错的律师工作,开始主持法律咨询服务站的工作。4位平均年龄近70岁的老政法人约定,每月的10日、20日到社区值班,一次来两个人,专门为社区居民提供法律咨询、调解纠纷、代写文书等免费的法律服务。



从社区坐堂接访,到街头巷尾当面答疑,再到广播站讲解新法新政,服务站越来越有模样,居民们也越老越愿意找服务站寻求专业帮助。时间久了,有人还给服务站编了一句顺口溜:“接待很热情,讲得很清楚,不收一分钱,还泡一杯茶。”

小小的服务站,一办就是10年。2014年,经上级批准,法律咨询服务站改名为“老法官工作室”。随着更多退休法官、退休律师的加入,工作室从最初的4人变成了13人,服务时间也变成了每月10日、20日、30日,遇上周末便往后顺延一天。这个定时定点服务的“规矩”,一直沿用到了今天。



“老法官”的乐趣

如果说郭老是“老法官工作室”的“创始人”,那么,张桂好就是工作室的现任“掌门人”。“一个75岁的老太太,带着一支平均年龄69.64岁的团队。”张阿姨笑着说。

张阿姨也是一名退休法官,在建德法院工作了24个年头。2002年,脱下法袍的张阿姨本打算回家管管孙子,却听到了郭老法律咨询服务站的名声,闲不住的她就申请加入了。

进入法院工作前,张阿姨是一名乡镇妇女干部,她形容自己的人生就是“从群众工作中来,又回到群众工作中去”。在“老法官工作室”,她调解最多的就是老人赡养、子女抚养、夫妻扶养的矛盾,都是家长里短,她却乐在其中。“一面帮大家解决烦恼,一面还能学到最新的法律知识。”张阿姨说,“别看我75岁了,我很与时俱进的。”

虽然把调解工作视为晚年的乐趣之一,可要碰上棘手事,张阿姨还是会头疼。府东社区附近有一块未开发的空地,后来,某开发商通过招投标拿下了地块开发权。等到打桩机开始作业,离工地不远的一处居民楼便出现了异样,楼体似有震动,个别住户家中墙面出现裂痕。居民找到开发商讨说法,开发商却表示自己按图施工,符合流程。协商不成,居民找到社区,“老法官工作室”接下了这起纠纷。

“居民要求赔偿,可以理解,但要先明确楼房出现裂痕的原因和责任主体。”为了搞清楚这两点,张阿姨和老伙计们先后3次实地查看,又3次组织开发商、住建局、街道调解协商,“房屋是否存在安全问题关乎民生,不好随便说说的。”在“老法官工作室”的建议下,由住建局和街道出面对居民楼进行了鉴定,最终根据鉴定结果,对整幢楼的居民进行了妥善安置。

“这件事太难了,最后能解决,全凭大家的信任。他们拉着我说,还是相信老法官,觉得我们是公正的。”说到这里,张阿姨爽朗地笑了,“我们看着是一支‘老’团队,却能够解决个别人甚至一群人的矛盾,我们是社会安定的调和人。”



社区捧回了“国字号”招牌

自“老法官工作室”挂牌以来,前来咨询的社区居民越来越多,就连梅城镇、大同镇、更楼街道等周边镇街的群众也纷纷跑来“寻医问药”。府东社区党委书记吴敏给“老法官工作室”算了一笔账:自成立以来,工作室从未间断过服务,至今总共接待法律咨询1143余人次,代写法律文书161份,调解简易案件192件,给党员和群众上法律知识课25次,成为协助政府密切联系群众的渠道。

“有求必应,热情接待,耐心听讲,依法解答”,这是挂在工作室墙上的服务宗旨,“一般对象定点定时服务”“特殊群体送服务上门”“大型活动设摊服务”等是工作室的服务模式。如今,不仅在府东社区,在整个建德市,“有问题找老法官”都成了许多人常挂在嘴边的话。

去年开始,建德法院离退休党支部将“老法官工作室”列为一项重点工作,越来越多的老法官主动加入,挑起了基层调解、诉源治理的担子。此外,“府东微法庭”“新安婆婆”等基层调解组织也相继设立,基层矛盾调解有了更多的形式。今年1月,府东社区还捧回了一块“国字号”招牌——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(社区)。



“服务站刚做起来那会儿,大家觉得调解就是口头上讲讲的,宁愿打官司。”郭老说着说着笑了,“现在来咨询的年轻人会说,打不打官司,能不能打官司,就听我们一句话。”

明天就是重阳节了,也是老人们的节日。对于府东社区的居民来说,“老法官工作室”里那群可爱又可敬的老人,不仅是德高望重的长者,更是一道为他们排忧解难、亲近又牢靠的屏障。

来源:杭州日报

本文关键字:卧室渗水,几十年的老邻居闹翻了。87岁老法官一招搞定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